文学篇

分类:
唐诗三百首 给孩子的诗 诗经全集 古诗十九首 乐府诗集 楚辞全集 金刚经 道德经 周易 古文观止 千家诗 白香词谱 元曲三百首 三十六计 四十二章经 声律启蒙 人间词话 幼学琼林 圆觉经 山海经 鬼谷子 孙子兵法 茶经 六祖坛经 小窗幽记 地藏经 笠翁对韵 庄子 史记 四时幽赏录 文心雕龙 妙法莲华经 维摩诘经 红楼梦 世说新语 西游记 三国演义 水浒传 传习录 论语 随园食单 三国志 中庸 西湖梦寻 晏子春秋 尹文子 悼亡 思乡 战争 离别 怀古 孤独 壮志 田园 边塞 羁旅 友情 哲理 黄河 长江 母亲 春节 寒食 元宵 清明 七夕 中秋 重阳 端午 雨水 立春 春分 惊蛰 清明 谷雨 立夏 芒种 小满 大暑 夏至 小暑 处暑 秋分 立秋 白露 霜降 立冬 寒露 大雪 冬至 小雪 大寒 小寒 小学诗词 小学古文 初中诗词 初中古文 高中诗词 高中古文 小学一册 小学二册 小学三册 小学四册 小学五册 小学六册 小学七册 小学八册 小学九册 小学十册 小学十一册 小学十二册 初一上册 初一下册 初二上册 初二下册 千字文 初三上册 初三下册 高一上册 高一下册 高二上册 高二下册 高三上册 高三下册 三字经 千家诗 弟子规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定风波 洞仙歌 如梦令 醉花阴 虞美人 雨霖铃 六州歌头 长相思 念奴娇 忆江南 鹤冲天 临江仙 浣溪沙 水调歌头 菩萨蛮 鹧鸪天 满江红 蝶恋花 西江月 减字木兰花 沁园春 点绛唇 贺新郎 清平乐 满庭芳 水龙吟 好事近 木兰花 渔家傲 朝中措 卜算子 谒金门 南乡子 玉楼春 浪淘沙 踏莎行 南歌子 生查子 柳梢青 苏幕遮 望江南 鹊桥仙 蓦山溪 诉衷情 木兰花慢 阮郎归 九日 江城子 青玉案 醉落魄 摸鱼儿 渔父 瑞鹤仙 小重山 八声甘州 喜迁莺 感皇恩 采桑子 醉蓬莱 忆秦娥 齐天乐 霜天晓 少年游 眼儿媚 丑奴儿 霜天晓角 祝英台 永遇乐 千秋岁 风入松 汉宫春 江神子 更漏子 乌夜啼 祝英台近 声声慢 行香子 雨中花 瑞鹧鸪 南柯子 风流子 武陵春 烛影摇红 桃源忆故人 昭君怨 酒泉子 夜行船 杏花天 一落索 应天长 画堂春 金缕曲 最高楼 醉桃源 调笑 一翦梅 杨柳枝 花心动 思佳客 天仙子 兰陵王 忆王孙 行路难 春游 子夜 桂枝香 探春 一剪梅 望海潮 高阳台 折杨柳 出塞 忆旧游 品令 贺新凉 相见欢 惜分飞 河传 玉蝴蝶 解连环 燕归梁 夜游宫 御街行 大酺 木兰花令 女冠子 壶中天 西河 疏影 玉漏迟 扫花游 宴清都 步蟾宫 宴桃源 唐多令 婆罗门 一丛花 天香 秋霁 太常引 摊破浣溪沙 婆罗门引 人月圆 减兰 台城路 渔歌子 渡江云 真珠帘 贺圣朝 秋蕊香 宝鼎现 春光好 破阵子 绛都春 哨遍 倾杯 二郎神 一萼红 南浦 多丽 六么令 凤凰台上忆吹箫 满路花 雨中花令 开元乐 芳草 调笑令 绮罗香 南楼令 忆仙姿 百字令 塞翁吟 玲珑四犯 减字浣溪沙 巫山一段云 鹊踏枝 潇湘神 庆清朝 归朝欢 竹枝 琴调 暗香 卖花声 河满子 菊花新 琐窗寒 倦寻芳 樱桃 荔枝 杨梅 梅子 茄子 柿子 枇杷 葡萄 菱角 竹笋 红豆 西瓜 桃子 橙子 桂圆 敬民篇 治理篇 修身篇 笃行篇 劝学篇 天下篇 廉政篇 法治篇 辩证篇 历史篇 文学篇 立德篇 任贤篇 信念篇 创新篇 为政篇
体裁:

游子吟

作者:孟郊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作者:杨万里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秋词(其二)

作者:刘禹锡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
试上高楼清入骨,岂如春色嗾人狂。

山中与裴秀才迪书

作者:王维

近腊月下,景气和畅,故山殊可过。足下方温经,猥不敢相烦,辄便往山中,憩感配寺,与山僧饭讫而去。
北涉玄灞,清月映郭。夜登华子岗,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寒犬,吠声如豹。村墟夜舂,复与疏钟相间。此时独坐,僮仆静默,多思曩昔,携手赋诗,步仄径,临清流也。
当待春中,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轻鲦出水,白鸥矫翼,露湿青皋,麦陇朝雊,斯之不远,倘能从我游乎?非子天机清妙者,岂能以此不急之务相邀?然是中有深趣矣!无忽。因驮黄檗人往,不一。山中人王维白。

与元九书

作者:白居易

月日,居易白。微之足下:自足下谪江陵至于今,凡所赠答诗仅百篇,每诗来,或辱序,或辱书,冠于卷首,皆所以陈古今歌诗之义,且自叙为文因缘与年月之远近也。仆既受足下诗,又谕足下此意,常欲承答来旨,粗论歌诗大端,并自述为文之意,总为一书,致足下前。累岁已来,牵故少暇,间有容隙,或欲为之,又自思所陈亦无足下之见,临纸复罢者数四,卒不能成就其志,以至于今。今俟罪浔阳,除盥栉食寝外无馀事,因览足下去通州日所留新旧文二十六轴,开卷得意,忽如会面,心所畜者,便欲快言,往往自疑不知相去万里也。既而愤悱之气,思有所泄,遂追就前志,勉为此书,足下幸试为仆留意一省。
夫文尚矣。三才各有文:天之文,三光首之;地之文,五材首之;人之文,六经首之。就六经言,诗又首之。何者?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莫深乎义。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上自贤圣,下至愚騃,微及豚鱼,幽及鬼神,群分而气同,形异而情一,未有声入而不应,情交而不感者。圣人知其然,因其言经之以六义,缘其声纬之以五音,音有韵,义有类,韵协则言顺,言顺则声易入,类举则情见,情见则感易交。于是乎孕大含深,贯微洞密,上下通而一气泰,忧乐合而百志熙。五帝三皇所以直道而行,垂拱而理者,掲此以为大柄,决此以为大宝也。故闻「元首明股肱良」之歌,则知虞道昌矣;闻「五子洛汭」之歌,则知夏政荒矣。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言者闻者,莫不两尽其心焉。洎周衰秦兴,采诗官废,上不以诗补察时政,下不以歌泄导人情,乃至于谄成之风动,救失之道缺,于时六义始刓矣。国风变为骚辞,五言始于苏李,苏李骚人皆不遇者,各系其志发而为文,故河梁之句止于伤别,泽畔之吟归于怨思,彷徨抑郁不暇及他耳。然去诗未远,梗概尚存,故兴离别则引双凫一雁为喻,讽君子小人则引香草恶鸟为比,虽义类不具犹得风人之什二三焉,于时六义始缺矣。晋宋已还得者盖寡:以康乐之奥博,多溺于山水,以渊明之高古,偏放于田园,江鲍之流又狭于此,如梁鸿五噫之例者,百无一二焉!于时六义寖微矣。陵夷至于梁陈间,率不过嘲风雪、弄花草而已。噫!风雪花草之物,三百篇中岂舍之乎!顾所用何如耳。设如「北风其凉」,假风以刺威虐也;「雨雪霏霏」,因雪以愍征役也;「棠棣之华」,感华以讽兄弟也;「采采芣苢」,美草以乐有子也。皆兴发于此而义归于彼。反是者可乎哉!然则「馀霞散成绮,澄江净如练」、「离花先委露,别叶乍辞风」之什,丽则丽矣,吾不知其所讽焉,故仆所谓嘲风雪、弄花草而已,于时六义尽去矣。唐兴二百年,其间诗人不可胜数,所可举者:陈子昂有《感遇诗》二十首、鲍防有《感兴诗》十五首。又诗之豪者,世称李杜,李之作,才矣,奇矣,人不逮矣!索其风雅比兴,十无一焉。杜诗最多,可传者千馀篇,至于贯穿今古覼缕格律,尽工尽善又过于李,然撮其《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塞芦子》《留花门》之章、「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句,亦不过三四十首。杜尚如此,况不逮杜者乎!
仆尝痛诗道崩坏,忽忽愤发,或食辍哺、夜辍寝,不量才力,欲扶起之。嗟乎!事有大谬者,又不可一二而言!然亦不能不粗陈于左右:仆始生六七月时,乳母抱弄于书屏下,有指无字之字示仆者,仆虽口未能言,心已默识,后有问此二字者,虽百十其试,而指之不差,则仆宿习之缘,已在文字中矣。及五六岁,便学为诗,九岁谙识声韵,十五六始知有进士,苦节读书,二十已来,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矣,以至于口舌成疮、手肘成胝,既壮而肤革不丰盈,未老而齿发早衰白,瞥瞥然如飞蝇垂珠在眸子中也,动以万数!盖以苦学力文所致。又自悲矣家贫多故,二十七方从乡赋。既第之后,虽专于科试,亦不废诗,及授校书郎时已盈三四百首,或出示交友如足下辈,见皆谓之工,其实未窥作者之域耳。自登朝来,年齿渐长,阅事渐多,每与人言多询时务,每读书史多求理道,始知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是时皇帝初即位,宰府有正人,屡降玺书,访人急病。仆当此日,擢在翰林,身是谏官,月请谏纸启奏之外,有可以救济人病裨补时阙而难于指言者,辄咏歌之,欲稍稍递进闻于上:上以广宸聪,副忧勤;次以酬恩奖,塞言责;下以复吾平生之志。岂图志未就而悔已生,言未闻而谤已成矣!又请为左右终言之:凡闻仆贺雨诗,而众口籍籍,已谓非宜矣;闻仆哭孔戡诗,众面脉脉,尽不悦矣;闻《秦中吟》,则权豪贵近者相目而变色矣;闻乐游园寄足下诗,则执政柄者扼腕矣;闻宿紫阁村诗,则握军要者切齿矣。大率如此,不可遍举。不相与者号为沽名,号为诋讦,号为讪谤。苟相与者,则如牛僧孺之诫焉,乃至骨肉妻孥皆以我为非也。其不我非者,举世不过三两人:有邓鲂者,见仆诗而喜,无何而鲂死;有唐衢者,见仆诗而泣,未几而衢死;其馀则足下,足下又十年来困踬若此。呜呼!岂六义四始之风天将破坏不可支持耶?抑又不知天之意,不欲使下人之病苦闻于上耶?不然,何有志于诗者不利若此之甚也!
然仆又自思关东一男子耳,除读书属文外,其他懵然无知,乃至书画棋博可以接群居之欢者,一无通晓,即其愚拙可知矣。初应进士时,中朝无缌麻之亲,达官无半面之旧,策蹇歩于利足之途,张空弮于战文之场,十年之间,三登科第,名入众耳,迹升清贯,出交贤俊,入侍冕旒。始得名于文章,终得罪于文章,亦其宜也!日者又闻亲友间说:礼吏部举选人,多以仆私试赋判传为准的,其馀诗句亦往往在人口中。仆恧然自愧,不之信也。及再来长安,又闻有军使高霞寓者欲娉倡妓,妓大夸曰:「我诵得白学士《长恨歌》,岂同他妓哉!」由是增价。又足下书云:到通州日,见江馆柱间有题仆诗者,复何人哉。又昨过汉南日,适遇主人集众乐娱他宾,诸妓见仆来,指而相顾曰:「此是《秦中吟》《长恨歌》主耳。」自长安抵江西,三四千里,凡乡校佛寺逆旅行舟之中,往往有题仆诗者,士庶僧徒孀妇处女之口,每每有咏仆诗者。此诚雕虫之戏,不足为多,然今时俗所重正在此耳。虽前贤如渊云者、前辈如李杜者,亦未能忘情于其间哉。古人云:「名者公器,不可以多取。」仆是何者?窃时之名已多,既窃时名,又欲窃时之富贵,使己为造物者,肯兼与之乎!今之迍穷,理固然也。况诗人多蹇,如陈子昂杜甫各授一拾遗,而迍剥至死;李白孟浩然辈,不及一命,穷悴终身;近日孟郊六十,终试协律;张籍五十,未离一太祝。彼何人哉!彼何人哉!况仆之才,又不逮彼。今虽谪佐远郡,而官品至第五,月俸四五万,寒有衣、饥有食,给身之外施及家人,亦可谓不负白氏之子矣!微之微之,勿念我哉。
仆数月来检讨囊袠中,得新旧诗,各以类分,分为卷目:自拾遗来,凡所遇所感,关于美刺兴比者,又自武德讫元和,因事立题,题为「新乐府」者,共一百五十首,谓之「讽谕诗」;又或退公独处,或移病闲居,知足保和吟玩情性者一百首,谓之「闲适诗」;又有事物牵于外,情理动于内,随感遇而形于叹咏者一百首,谓之「感伤诗」;又有五言、七言、长句、绝句,自一百韵至两韵者四百馀首,谓之「杂律诗」。凡为十五卷,约八百首,异时相见,当尽致于执事。微之,古人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仆虽不肖,常师此语。大丈夫所守者道,所待者时。时之来也,为云龙为风鹏,勃然突然,陈力以出;时之不来也,为雾豹为冥鸿,寂兮寥兮,奉身而退。进退出处,何往而不自得哉。故仆志在兼济,行在独善,奉而始终之则为道,言而发明之则为诗。谓之「讽谕诗」,兼济之志也;谓之「闲适诗」,独善之义也。故览仆诗,知仆之道焉。其馀杂律诗,或诱于一时一物,发于一笑一吟,率然成章非平生所尚者,但以亲朋合散之际,取其释恨佐欢。今铨次之间,未能删去,他时有为我编集斯文者,略之可也。
微之,夫贵耳贱目,荣古陋今,人之大情也!仆不能远征古旧,如近岁韦苏州歌行,才丽之外,颇近兴讽,其五言诗又高雅闲澹,自成一家之体,今之秉笔者谁能及之!然当苏州在时,人亦未甚爱重,必待身后,然人贵之。今仆之诗,人所爱者,悉不过杂律诗与《长恨歌》已下耳,时之所重,仆之所轻。至于讽谕者,意激而言质;闲适者,思澹而词迂。以质合迂,宜人之不爱也。今所爱者,并世而生独足下耳,然千百年后,安知复无如足下者出而知爱我诗哉。故自八九年来,与足下小通则以诗相戒,小穷则以诗相勉,索居则以诗相慰,同处则以诗相娱,知吾最要,率以诗也。如今年春游城南时,与足下马上相戏,因各诵新艳小律,不杂他篇,自皇子陂归昭国里,迭吟递唱不绝声者二十里馀,樊李在傍无所措口。知我者以为诗仙,不知我者以为诗魔。何则?劳心灵、役声气,连朝接夕不自知其苦,非魔而何?偶同人当美景,或花时宴罢,或月夜酒酣,一咏一吟,不知老之将至,虽骖鸾鹤游蓬瀛者之适无以加于此焉,又非仙而何?微之微之,此吾所以与足下外形骸,脱踪迹,傲轩鼎,轻人寰者,又以此也。当此之时,足下兴有馀力,且欲与仆悉索还往中诗,取其尤长者,如张十八古乐府,李二十新歌行,卢杨二秘书律诗,窦七元八绝句,博搜精掇编而次之,号「元白往还诗集」,众君子得拟议于此者,莫不踊跃欣喜,以为盛事。嗟乎!言未终而足下左转,不数月而仆又继行,心期索然,何日成就!又可为之叹息矣。又仆尝语足下,凡人为文,私于自是,不忍于割截,或失于繁多;其间妍蚩,益又自惑。必待交友有公鉴无姑息者,讨论而削夺之,然后繁简当否得其中矣。况仆与足下为文尤患其多,己尚病之,况他人乎!今且各纂诗笔,粗为卷第,待与足下相见日,各出所有,终前志焉,又不知相遇是何年,相见在何地,溘然而至则如之何!微之微之,知我心哉!
浔阳腊月,江风苦寒,岁暮鲜欢,夜长无睡。引笔铺纸,悄然灯前,有念则书,言无次第。勿以繁杂为倦,且以代一夕之话也。微之微之知我心哉,乐天再拜。

文赋

作者:陆机

余每观才士之所作,窃有以得其用心。
夫放言谴辞,良多变矣,妍蚩好恶,可得而言。
每自属文,尤见其情。
恒患意不称物,文不逮意。
盖非知之难,能之难也。
故作《文赋》,以述先士之盛藻,因论作文之利害所由,它日殆可谓曲尽其妙。
至于操斧伐柯,虽取则不远,若夫随手之变,良难以辞逮。
盖所能言者具于此云。
佇中区以玄览,颐情志于典坟。
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
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
心懔懔以怀霜,志眇眇而临云。
詠世德之骏烈,诵先人之清芬。
游文章之林府,嘉丽藻之彬彬。
慨投篇而援笔,聊宣之乎斯文。
其始也,皆收视反听,耽思傍讯。
精骛八极,心游万仞。
其致也,情曈曨而弥鲜,物昭晰而互进。
倾群言之沥液、漱六艺之芳润。
浮天渊以安流,濯下泉而潜浸。
于是沉辞怫悦,若游鱼衔钩,而出重渊之深;浮藻联翩,若翰鸟婴缴,而坠曾云之峻。
收百世之阙文,採千载之遗韻。
谢朝华于已披,启夕秀于未振。
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
然后选义按部,考辞就班。
抱景者咸叩,怀响者毕弹。
或因枝以振叶,或沿波而讨源。
或本隐以之显,或求易而得难。
或虎变而兽扰,或龙见而鸟澜。
或妥帖而易施,或岨峿而不安。
罄澄心以凝思,眇众虑而为言。
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
始躑躅于燥吻,终流离于濡翰。
理扶质以立干,文垂条而结繁。
信情貌之不差,故每变而在颜。
思涉乐其必笑,方言哀而已叹。
或操觚以率尔,或含毫而邈然。
伊兹事之可乐,固圣贤之可钦。
课虚无以责有,叩寂寞而求音。
函绵邈于尺素,吐滂沛乎寸心。
言恢之而弥广,思按之而逾深。
播芳蕤之馥馥,发青条之森森。
粲风飞而猋竖,郁云起乎翰林。
体有万殊,物无一量。
纷纭挥霍,形难为状。
辞程才以效伎,意司契而为匠。
在有无而僶俛,当浅深而不让。
虽离方而遯圆,期穷形而尽相。
故夫夸目者尚奢,惬心者贵当。
言穷者无隘,论达者唯旷。
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
碑披文以相质,诔缠绵而悽怆。
铭博约而温润,箴顿挫而清壮。
颂优游以彬蔚,论精微而朗畅。
奏平徹以闲雅,说炜晔而谲诳。
虽区分之在兹,亦禁邪而制放。
要辞达而理举,故无取乎冗长。
其为物也多姿,其为体也屡迁;其会意也尚巧,其遣言也贵妍。
暨音声之迭代,若五色之相宣。
虽逝止之无常,故崎錡而难便。
苟达变而相次,犹开流以纳泉;如失机而后会,恒操末以续颠。
谬玄黄之秩叙,故淟涊而不鲜。
或仰逼于先条,或俯侵于后章;或辞害而理比,或言顺而意妨。
离之则双美,合之则两伤。
考殿最于锱铢,定去留于毫芒;苟铨衡之所裁,固应绳其必当。
或文繁理富,而意不指适。
极无两致,尽不可益。
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虽众辞之有条,必待兹而效绩。
亮功多而累寡,故取足而不易。
或藻思綺合,清丽千眠。
炳若缛绣,悽若繁絃。
必所拟之不殊,乃闇合乎曩篇。
虽杼轴于予怀,忧他人之我先。
苟伤廉而愆义,亦虽爱而必捐。
或苕发颖竖,离众绝致;形不可逐,响难为系。
块孤立而特峙,非常音之所纬。
心牢落而无偶,意徘徊而不能揥。
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
彼榛楛之勿翦,亦蒙荣于集翠。
缀《下里》于《白雪》,吾亦济夫所伟。
或讬言于短韻,对穷迹而孤兴,俯寂寞而无友,仰寥廓而莫承;譬偏絃之独张,含清唱而靡应。
或寄辞于瘁音,徒靡言而弗华,混妍蚩而成体,累良质而为瑕;象下管之偏疾,故虽应而不和。
或遗理以存异,徒寻虚以逐微,言寡情而鲜爱,辞浮漂而不归;犹絃么而徽急,故虽和而不悲。
或奔放以谐和,务嘈囋而妖冶,徒悦目而偶俗,故高声而曲下;寤《防露》与桑间,又虽悲而不雅。
或清虚以婉约,每除烦而去滥,阙大羹之遗味,同朱絃之清氾;虽一唱而三叹,固既雅而不艳。
若夫丰约之裁,俯仰之形,因宜适变,曲有微情。
或言拙而喻巧,或理朴而辞轻;或袭故而弥新,或沿浊而更清;或览之而必察,或研之而后精。
譬犹舞者赴节以投袂,歌者应絃而遣声。
是盖轮扁所不得言,故亦非华说之所能精。
普辞条与文律,良余膺之所服。
练世情之常尤,识前脩之所淑。
虽发于巧心,或受蚩于拙目。
彼琼敷与玉藻,若中原之有菽。
同橐籥之罔穷,与天地乎并育。
虽纷蔼于此世,嗟不盈于予掬。
患挈缾之屡空,病昌言之难属。
故踸踔于短垣,放庸音以足曲。
恒遗恨以终篇,岂怀盈而自足?
惧蒙尘于叩缶,顾取笑乎鸣玉。
若夫应感之会,通塞之纪,来不可遏,去不可止,藏若景灭,行犹响起。
方天机之骏利,夫何纷而不理?
思风发于胸臆,言泉流于唇齿;纷葳蕤以馺遝,唯豪素之所拟;文徽徽以溢目,音冷冷而盈耳。
及其六情底滞,志往神留,兀若枯木,豁若涸流;揽营魂以探赜,顿精爽而自求;理翳翳而愈伏,思轧轧其若抽。
是以或竭情而多悔,或率意而寡尤。
虽兹物之在我,非余力之所戮。
故时抚空怀而自惋,吾未识夫开塞之所由。
伊兹文之为用,固众理之所因。
恢万里而无阂,通亿载而为津。
俯殆则于来叶,仰观象乎古人。
济文武于将坠,宣风声于不泯。
塗无远而不弥,理无微而弗纶。
配霑润于云雨,象变化乎鬼神。
被金石而德广,流管絃而日新。

西江夜行

作者:张九龄

遥夜人何在,澄潭月里行。
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
外物寂无扰,中流澹自清。
念归林叶换,愁坐露华生。
犹有汀洲鹤,宵分乍一鸣。

江楼晚眺景物鲜奇吟玩成篇寄水部张员外

作者:白居易

澹烟疏雨间斜阳,江色鲜明海气凉。
蜃散云收破楼阁,虹残水照断桥梁。
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
好著丹青图画取,题诗寄与水曹郎。

文心雕龙 · 情采

作者:刘勰

圣贤书辞,总称文章,非采而何?夫水性虚而沦漪结,木体实而花萼振,文附质也。虎豹无文,则鞟同犬羊;犀兕有皮,而色资丹漆,质待文也。若乃综述性灵,敷写器象,镂心鸟迹之中,织辞鱼网之上,其为彪炳,缛采名矣。
故立文之道,其理有三∶一曰形文,五色是也;二曰声文,五音是也;三曰情文,五性是也。五色杂而成黼黻,五音比而成韶夏,五性发而为辞章,神理之数也。
《孝经》垂典,丧言不文;故知君子常言,未尝质也。老子疾伪,故称“美言不信”,而五千精妙,则非弃美矣。庄周云“辩雕万物”,谓藻饰也。韩非云“艳乎辩说”,谓绮丽也。绮丽以艳说,藻饰以辩雕,文辞之变,于斯极矣。
研味《孝》、《老》,则知文质附乎性情;详览《庄》、《韩》,则见华实过乎淫侈。若择源于泾渭之流,按辔于邪正之路,亦可以驭文采矣。夫铅黛所以饰容,而盼倩生于淑姿;文采所以饰言,而辩丽本于情性。故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此立文之本源也。
昔诗人什篇,为情而造文;辞人赋颂,为文而造情。何以明其然?盖风雅之兴,志思蓄愤,而吟咏情性,以讽其上,此为情而造文也;诸子之徒,心非郁陶,苟驰夸饰,鬻声钓世,此为文而造情也。故为情者要约而写真,为文者淫丽而烦滥。而后之作者,采滥忽真,远弃风雅,近师辞赋,故体情之制日疏,逐文之篇愈盛。故有志深轩冕,而泛咏皋壤。心缠几务,而虚述人外。真宰弗存,翩其反矣。
夫桃李不言而成蹊,有实存也;男子树兰而不芳,无其情也。夫以草木之微,依情待实;况乎文章,述志为本。言与志反,文岂足征?
是以联辞结采,将欲明理,采滥辞诡,则心理愈翳。固知翠纶桂饵,反所以失鱼。“言隐荣华”,殆谓此也。是以“衣锦褧衣”,恶文太章;贲象穷白,贵乎反本。夫能设模以位理,拟地以置心,心定而后结音,理正而后攡藻,使文不灭质,博不溺心,正采耀乎朱蓝,间色屏于红紫,乃可谓雕琢其章,彬彬君子矣。
赞曰∶
言以文远,诚哉斯验。心术既形,英华乃赡。
吴锦好渝,舜英徒艳。繁采寡情,味之必厌。

随园诗话补遗

作者:袁枚

凡菱笋、鱼虾,从水中采得,过半个时辰,则色味俱变;其为菱笋、鱼虾之形质,依然尚在,而其天则已失矣。谚云:“死蛟龙,不若活老鼠。”

太山高

作者:杨维桢

巍乎高哉,太山之山三万八千丈兮,五岳之伯,万山之宗。
上有云官、霞伯、明星、玉女、金堂、石室高重重。三十六天第一洞,是为蓬玄太空之上穹。
上帝赐以金箧之玉策,司命下土开群蒙。自从崇伯子,受命告厥功。
至今七十二君,坛壝留遗踪。触石之云可以一朝雨,天下封突起,化作海岛十二金芙蓉。
三神尚有刘郎记,五官不受秦皇封。东方有岩名日观,羊角而上千万盘屈,始窥大门小户之天聪。
黄河西来如线走其下,齐州九点烟灭濛。秦观见长安,吴观见会稽,周观见洛嵩,圣人登之天下小似东龟蒙。
夜闻巨灵荡蹋西华峰,流血下染洪河红。嵩高不生帝王佐,常山蛇怪两首而三瞳。
天上金乌下倒景,大星僣晓芒角流妖锋。铁道人,手持一雌一雄双铁龙。
骑龙天关叩天语,夜拜日驾五色披祥虹。天封地禅礼数绝,徵兵三度谣嵩童。
博陆侯,狄梁公,虞渊取日扶桑东。太阳当天天下白,照见地下虮虱金头虫。
金头虫,如蠛蠓。

初到书局以万七千钱得一老马盲右目戏作古句自嘲一首

作者:程俱

蹄间三寻汗流赭,九逵雷雹争飞洒。
我穷那得骋追风,正拟虺尵行果下。
平生畏途饱经历,夜半临深无驭者。
故应造物巧相戏,却比盲人骑瞎马。
李南知音当促步,广汉腾嘲不相假。
执鞭良称塞翁儿,并辔聊从杜陵夏。
庞然病颡岂其类,老矣问途那可舍。
径烦一夫事刷秣,似桂新刍不盈把。
向来伯厚亦安在,结驷鸡栖同土苴。
他年东去把撩风,纵尔逍遥汴东野。

中庸 · 第三十一章

作者:子思

唯天下至圣,为能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溥博如天,渊泉如渊。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曰配天。

分类
唐诗三百首
给孩子的诗
诗经全集
古诗十九首
乐府诗集
楚辞全集
金刚经
道德经
周易
古文观止
千家诗
白香词谱
元曲三百首
三十六计
四十二章经
声律启蒙
人间词话
幼学琼林
圆觉经
山海经
鬼谷子
孙子兵法
茶经
六祖坛经
小窗幽记
地藏经
笠翁对韵
庄子
史记
四时幽赏录
文心雕龙
妙法莲华经
维摩诘经
红楼梦
世说新语
西游记
三国演义
水浒传
传习录
论语
随园食单
三国志
中庸
西湖梦寻
晏子春秋
尹文子
悼亡
思乡
战争
离别
怀古
孤独
壮志
田园
边塞
羁旅
友情
哲理
黄河
长江
母亲
春节
寒食
元宵
清明
七夕
中秋
重阳
端午
雨水
立春
春分
惊蛰
清明
谷雨
立夏
芒种
小满
大暑
夏至
小暑
处暑
秋分
立秋
白露
霜降
立冬
寒露
大雪
冬至
小雪
大寒
小寒
小学诗词
小学古文
初中诗词
初中古文
高中诗词
高中古文
小学一册
小学二册
小学三册
小学四册
小学五册
小学六册
小学七册
小学八册
小学九册
小学十册
小学十一册
小学十二册
初一上册
初一下册
初二上册
初二下册
千字文
初三上册
初三下册
高一上册
高一下册
高二上册
高二下册
高三上册
高三下册
三字经
千家诗
弟子规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定风波
洞仙歌
如梦令
醉花阴
虞美人
雨霖铃
六州歌头
长相思
念奴娇
忆江南
鹤冲天
临江仙
浣溪沙
水调歌头
菩萨蛮
鹧鸪天
满江红
蝶恋花
西江月
减字木兰花
沁园春
点绛唇
贺新郎
清平乐
满庭芳
水龙吟
好事近
木兰花
渔家傲
朝中措
卜算子
谒金门
南乡子
玉楼春
浪淘沙
踏莎行
南歌子
生查子
柳梢青
苏幕遮
望江南
鹊桥仙
蓦山溪
诉衷情
木兰花慢
阮郎归
九日
江城子
青玉案
醉落魄
摸鱼儿
渔父
瑞鹤仙
小重山
八声甘州
喜迁莺
感皇恩
采桑子
醉蓬莱
忆秦娥
齐天乐
霜天晓
少年游
眼儿媚
丑奴儿
霜天晓角
祝英台
永遇乐
千秋岁
风入松
汉宫春
江神子
更漏子
乌夜啼
祝英台近
声声慢
行香子
雨中花
瑞鹧鸪
南柯子
风流子
武陵春
烛影摇红
桃源忆故人
昭君怨
酒泉子
夜行船
杏花天
一落索
应天长
画堂春
金缕曲
最高楼
醉桃源
调笑
一翦梅
杨柳枝
花心动
思佳客
天仙子
兰陵王
忆王孙
行路难
春游
子夜
桂枝香
探春
一剪梅
望海潮
高阳台
折杨柳
出塞
忆旧游
品令
贺新凉
相见欢
惜分飞
河传
玉蝴蝶
解连环
燕归梁
夜游宫
御街行
大酺
木兰花令
女冠子
壶中天
西河
疏影
玉漏迟
扫花游
宴清都
步蟾宫
宴桃源
唐多令
婆罗门
一丛花
天香
秋霁
太常引
摊破浣溪沙
婆罗门引
人月圆
减兰
台城路
渔歌子
渡江云
真珠帘
贺圣朝
秋蕊香
宝鼎现
春光好
破阵子
绛都春
哨遍
倾杯
二郎神
一萼红
南浦
多丽
六么令
凤凰台上忆吹箫
满路花
雨中花令
开元乐
芳草
调笑令
绮罗香
南楼令
忆仙姿
百字令
塞翁吟
玲珑四犯
减字浣溪沙
巫山一段云
鹊踏枝
潇湘神
庆清朝
归朝欢
竹枝
琴调
暗香
卖花声
河满子
菊花新
琐窗寒
倦寻芳
樱桃
荔枝
杨梅
梅子
茄子
柿子
枇杷
葡萄
菱角
竹笋
红豆
西瓜
桃子
橙子
桂圆
敬民篇
治理篇
修身篇
笃行篇
劝学篇
天下篇
廉政篇
法治篇
辩证篇
历史篇
文学篇
立德篇
任贤篇
信念篇
创新篇
为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