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

分类:
唐诗三百首 给孩子的诗 诗经全集 古诗十九首 乐府诗集 楚辞全集 金刚经 道德经 周易 古文观止 千家诗 白香词谱 元曲三百首 三十六计 四十二章经 声律启蒙 人间词话 幼学琼林 圆觉经 山海经 鬼谷子 孙子兵法 茶经 六祖坛经 小窗幽记 地藏经 笠翁对韵 庄子 史记 四时幽赏录 文心雕龙 妙法莲华经 维摩诘经 红楼梦 世说新语 西游记 三国演义 水浒传 传习录 论语 随园食单 三国志 中庸 西湖梦寻 晏子春秋 尹文子 悼亡 思乡 战争 离别 怀古 孤独 壮志 田园 边塞 羁旅 友情 哲理 黄河 长江 母亲 春节 寒食 元宵 清明 七夕 中秋 重阳 端午 雨水 立春 春分 惊蛰 清明 谷雨 立夏 芒种 小满 大暑 夏至 小暑 处暑 秋分 立秋 白露 霜降 立冬 寒露 大雪 冬至 小雪 大寒 小寒 小学诗词 小学古文 初中诗词 初中古文 高中诗词 高中古文 小学一册 小学二册 小学三册 小学四册 小学五册 小学六册 小学七册 小学八册 小学九册 小学十册 小学十一册 小学十二册 初一上册 初一下册 初二上册 初二下册 千字文 初三上册 初三下册 高一上册 高一下册 高二上册 高二下册 高三上册 高三下册 三字经 千家诗 弟子规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定风波 洞仙歌 如梦令 醉花阴 虞美人 雨霖铃 六州歌头 长相思 念奴娇 忆江南 鹤冲天 临江仙 浣溪沙 水调歌头 菩萨蛮 鹧鸪天 满江红 蝶恋花 西江月 减字木兰花 沁园春 点绛唇 贺新郎 清平乐 满庭芳 水龙吟 好事近 木兰花 渔家傲 朝中措 卜算子 谒金门 南乡子 玉楼春 浪淘沙 踏莎行 南歌子 生查子 柳梢青 苏幕遮 望江南 鹊桥仙 蓦山溪 诉衷情 木兰花慢 阮郎归 九日 江城子 青玉案 醉落魄 摸鱼儿 渔父 瑞鹤仙 小重山 八声甘州 喜迁莺 感皇恩 采桑子 醉蓬莱 忆秦娥 齐天乐 霜天晓 少年游 眼儿媚 丑奴儿 霜天晓角 祝英台 永遇乐 千秋岁 风入松 汉宫春 江神子 更漏子 乌夜啼 祝英台近 声声慢 行香子 雨中花 瑞鹧鸪 南柯子 风流子 武陵春 烛影摇红 桃源忆故人 昭君怨 酒泉子 夜行船 杏花天 一落索 应天长 画堂春 金缕曲 最高楼 醉桃源 调笑 一翦梅 杨柳枝 花心动 思佳客 天仙子 兰陵王 忆王孙 行路难 春游 子夜 桂枝香 探春 一剪梅 望海潮 高阳台 折杨柳 出塞 忆旧游 品令 贺新凉 相见欢 惜分飞 河传 玉蝴蝶 解连环 燕归梁 夜游宫 御街行 大酺 木兰花令 女冠子 壶中天 西河 疏影 玉漏迟 扫花游 宴清都 步蟾宫 宴桃源 唐多令 婆罗门 一丛花 天香 秋霁 太常引 摊破浣溪沙 婆罗门引 人月圆 减兰 台城路 渔歌子 渡江云 真珠帘 贺圣朝 秋蕊香 宝鼎现 春光好 破阵子 绛都春 哨遍 倾杯 二郎神 一萼红 南浦 多丽 六么令 凤凰台上忆吹箫 满路花 雨中花令 开元乐 芳草 调笑令 绮罗香 南楼令 忆仙姿 百字令 塞翁吟 玲珑四犯 减字浣溪沙 巫山一段云 鹊踏枝 潇湘神 庆清朝 归朝欢 竹枝 琴调 暗香 卖花声 河满子 菊花新 琐窗寒 倦寻芳 樱桃 荔枝 杨梅 梅子 茄子 柿子 枇杷 葡萄 菱角 竹笋 红豆 西瓜 桃子 橙子 桂圆 敬民篇 治理篇 修身篇 笃行篇 劝学篇 天下篇 廉政篇 法治篇 辩证篇 历史篇 文学篇 立德篇 任贤篇 信念篇 创新篇 为政篇
体裁:

青玉案

作者: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戸,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千秋岁

作者:张先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絃拨,怨极絃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

闲居初夏午睡起二绝句(其一)

作者:杨万里

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四时田园杂兴(其二十五)

作者:范成大

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
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

沽酒

作者:周用

一春白发斗丝长,无奈春归唤酒尝。
日晒一林梅子熟,风吹满店柳花香。
汉江初泼葡萄绿,银海频浮琥珀光。
消得百年三万日,不妨还醉六千场。

满庭芳 · 夏日溧水无想山作

作者:周邦彦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阑久,黄芦苦竹,拟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絃。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天净沙 · 夏

作者:朱庭玉

参差竹笋抽簪,累垂梅子攒金,旋趁庭槐翠阴。
南风解愠,快哉消我烦襟。

浮生六记 · 卷三 · 坎坷记愁

作者:沈复

人生坎坷何为乎来哉?往往皆自作孽耳,余则非也,多情重诺,爽直不羁,转因之为累。况吾父稼夫公慷慨豪侠,急人之难、成人之事、嫁人之女、抚人之儿,指不胜屈,挥金如土,多为他人。余夫妇居家,偶有需用,不免典质。始则移东补西,继则左支右决绌。谚云:“处家人情,非钱不行。”先起小人之议,渐招同室之讥。“女子无才便是德”,真千古至言也!余虽居长而行三,故上下呼芸为“三娘”。后忽呼为“三太太”,始而戏呼,继成习惯,甚至尊卑长幼,皆以“三太太”呼之,此家庭之变机欤?
乾隆乙巳,随侍吾父于海宁官舍。芸于吾家书中附寄小函,吾父曰:“媳妇既能笔墨,汝母家信付彼司之。”后家庭偶有闲言,吾母疑其述事不当,仍不令代笔。吾父见信非芸手笔,询余曰:“汝妇病耶?”余即作札问之,亦不答。久之,吾父怒曰:“想汝妇不屑代笔耳!”迨余归,探知委曲,欲为婉剖,芸急止之曰:“宁受责于翁,勿失欢于姑也。”竟不自白。
庚成之春,予又随侍吾父于邗江幕中,有同事俞孚亭者挈眷居焉。吾父谓孚亭曰:“一生辛苦,常在客中,欲觅一起居服役之人而不可得。儿辈果能仰体亲意,当于家乡觅一人来,庶语音相合。”罕亭转述于余,密札致芸,倩媒物色,得姚氏女.芸以成否未定,未即禀知吾母。其来也,托言邻女为嬉游者,及吾父命余接取至署,芸又听旁人意见,托言吾父素所合意者。吾母见之曰:“此邻女之嬉游者也,何娶之乎?”芸遂并失爱于姑矣。
壬子容,余馆真州。吾父病于邗江,余往省,亦病焉。余弟启堂时亦随待。芸来书曰:“启堂弟曾向邻妇借贷,倩芸作保,现追索甚急。”余询启堂,启堂转以嫂氏为多事,余遂批纸尾曰:“父子皆病,无钱可偿,俟启弟归时,自行打算可也。”未几病皆愈,余仍往真州。芸覆书来,吾父拆视之,中述启弟邻项事,且云:“令堂以老人之病留由姚姬而起,翁病稍痊,宜密瞩姚托言思家,妾当令其家父母到扬接取。实彼此卸责之计也。”吾父见书怒甚,询启堂以邻项事,答言不知,遂札饬余曰:“汝妇背夫借债,谗谤小叔,且称姑曰令堂,翁曰老人,悖谬之甚!我已专人持札回苏斥逐,汝若稍有人心,亦当知过!”余接此札,如闻青天霹雳,即肃书认罪,觅骑遄归,恐芸之短见也。到家述其本末,而家人乃持逐书至,历斥多过,言甚决绝。芸泣曰:“妾固不合妄言,但阿翁当恕妇女无知耳。”越数日,吾父又有手谕至,曰:“我不为已甚,汝携妇别居,勿使我见,免我生气足矣。”乃寄芸于外家,而芸以母亡弟出,不愿往依族中,幸友人鲁半舫闻而怜之,招余夫妇往居其家萧爽楼。
越两载,吾父渐知始未,适余自岭南归,吾父自至萧爽楼谓芸曰:“前事我已尽知,汝盍归乎?”余夫妇欣然,仍归故宅,骨肉重圆。岂料又有憨园之孽障耶!
芸素有血疾,以其弟克昌出亡不返。母金氏复念子病没,悲伤过甚所致,自识憨园,年余未发,余方幸其得良药。而憨为有力者夺去,以千金作聘,且许养其母。佳人已属沙叱利矣!余知之而未敢言也,及芸往探始知之,归而呜咽,谓余口:“初不料憨之薄情乃尔也!”余曰:“卿自情痴耳,此中人何情之有哉?况锦衣玉食者,未必能安于荆钗布裙也,雨其后悔,莫若无成。”因抚慰之再三。而芸终以受愚为恨,血疾大发,床席支离,刀圭无效,时发时止,骨瘦形销。不数年而逋负曰增,物议日起,老亲又以盟妓一端,憎恶日甚,余则调停中立。已非生人之境矣。
芸生一女名青君,时年十四,颇知书,且极贤能,质钗典服,幸赖辛劳。子名逢森,时年十二,从师读书。余连年无馆,设一书画铺于家门之内,三日所进,不敷一日所出,焦劳困苦,竭蹶时形。隆冬无裘,挺身而过,青君亦衣中股栗,犹强曰“不寒”。因是芸誓不医药。偶能起床,适余有友人周春煦自福郡王幕中归,倩人绣《心经》一部,芸念绣经可以消灾降福,且利其绣价之丰,竟绣焉。而春煦行色匆匆,不能久待,十日告成,弱者骤劳,致增腰酸头晕之疾。岂知命薄者,佛亦不能发慈悲也!
绣经之后,芸病转增,唤水索汤,上下厌之。有西人赁屋于余画铺之左,放利债为业,时倩余作画,因识之。友人某间渠借五十金,乞余作保,余以情有难却,允焉,而某竟挟资远遁。西人惟保是问,时来饶舌,初以笔墨为抵,渐至无物可偿。岁底吾父家居,西人索债,咆哮于门。吾父闻之,召余诃责曰:“我辈衣冠之家,何得负此小人之债!”正剖诉间,适芸有自幼同盟姊锡山华氏,知其病,遣人问讯。堂上误以为憨园之使,因愈怒曰:“汝妇不守闺训,结盟娼妓;汝亦不思习上,滥伍小人。若置汝死地,情有不忍.姑宽三日限,速自为计,退必首汝逆矣!”
芸闻而泣曰:“亲怒如此,皆我罪孽。妾死君行,君必不忍;妾留君去,君必不舍。姑密唤华家人来,我强起问之。”因令青君扶至房外,呼华使问曰:“汝主母特遗来耶?抑便道来耶?”曰:“主母久闻夫人卧病,本欲亲来探望,因从未登门,不敢造次,临行嘱咐:“倘夫人不嫌乡居简亵,不妨到乡调养,践幼时灯下之言。”盖芸与同绣日,曾有疾病相扶之誓也。因嘱之曰:“烦汝速归,禀知主母,于两日后放舟密来。”
其人既退,谓余曰:“华家盟姊情逾骨肉,君若肯至其家,不妨同行,但儿女携之同往既不便,留之累亲又不可,必于两日内安顿之。”时余有表兄王荩臣一子名韫石,愿得青君为媳妇。芸曰:“闻王郎懦弱无能,不过守成之子,而王又无成可守。幸诗礼之家,且又独子,许之可也。”余谓荩臣曰:“吾父与君有渭阳之谊,欲媳青君,谅无不允。但待长而嫁,势所不能。余夫妇往锡山后,君即禀知堂上,先为童熄;何如?”荩臣喜曰:“谨如命”。逢森亦托友人夏揖山转荐学贸易。
安顿已定,华舟适至,时庚申之腊二十五日也。芸曰:“孑然出门,不惟招邻里笑,且西人之项无着,恐亦不放,必于明日五鼓悄然而去。”余曰:“卿病中能冒晓寒耶?”芸曰;“死生有命,无多虑也。”密禀吾父,办以为然。是夜先将半肩行李挑下船,令逢森先卧。青君泣于母侧,芸嘱曰:“汝母命苦,兼亦情痴,故遭此颠沛,幸汝父待我厚,此去可无他虑。两三年内,必当布置重圆。汝至汝家须尽妇道,勿似汝母。汝之翁姑以得汝为幸,必善视汝。所留箱笼什物,尽付汝带去。汝弟年幼,故未令知,临行时托言就医,数日即归,俟我去远告知其故,禀闻祖父可也。”旁有旧妪,即前卷中曾赁其家消暑者,愿送至乡,故是时陪傍在侧,拭泪不已。将交五鼓,暖粥共啜之。芸强颜笑曰:“昔一粥而聚,今一粥而散,若作传奇,可名《吃粥记》矣。”逢森闻声亦起,呻曰:“母何为?”芸曰:“将出门就医耳。”逢森曰:“起何早?”曰:“路远耳。汝与姊相安在家,毋讨祖母嫌。我与汝父同往,数日即归。”鸡声三唱,芸含泪扶妪,启后门将出,逢森忽大哭曰:“噫,我母不归矣!”青君恐惊人,急掩其口而慰之.当是时,余两人寸肠已断,不能复作一语,但止以“匆哭”而已。青君闭们后,芸出巷十数步,已疲不能行,使妪提灯,余背负之而行。将至舟次,几为逻者所执,幸老妪认芸为病女,余为婿,且得舟子皆华氏工人,闻声接应,相扶下船。解维后,芸始放声痛哭。是行也,其母子已成永诀矣!
华名大成,居无锡之东高山,面山而居,躬耕为业,人极朴诚,其妻夏氏,即芸之盟姊也。是日午未之交,始抵其家。华夫人已倚门而侍,率两笑女至舟,相见甚欢,扶芸登岸,款待殷勤。四邻妇人孺子哄然入室,将芸环视,有相问讯者,有相怜惜者,交头接耳,满室啾啾。芸谓华夫人曰:“今日真如渔父入桃源矣。”华曰:“妹莫笑,乡人少所见多所怪耳。”自此相安度岁。
至元宵,仅隔两旬而芸渐能起步,是夜观龙灯于打麦场中,神情态度渐可复元。余乃心安,与之私议曰:“我居此非计,欲他适而短于资,奈何?”芸曰:“妾亦筹之矣。君姊丈范惠来现于靖江盐公堂司会计,十年前曾借君十金,适数不敷,妾典钗凑之,君忆之耶?”余曰:“忘之矣。”芸曰:“闻靖江去此不远,君盍一往?”余如其言。
时天颇暖,织绒袍哗叽短褂犹觉其热,此辛酉正月十六日也。是夜宿锡山客旅,赁被而卧。晨起趁江阴航船,一路逆风,继以微雨。夜至江阴江口,春寒彻骨,沽酒御寒,囊为之罄。踌躇终夜,拟卸衬衣质钱而渡。十九日北风更烈,雪势犹浓,不禁惨然泪落,暗计房资渡费,不敢再饮。正心寒股栗间,忽见一老翁草鞋毡笠负黄包,入店,以目视余,似相识者。余曰:“翁非泰州曹姓耶?”答曰:“然。我非公,死填沟壑矣!今小女无恙,时诵公德。不意今日相逢,何逗留于此?”盖余幕泰州时有曹姓,本微贱,一女有姿色,已许婿家,有势力者放债谋其女,致涉讼,余从中调护,仍归所许,曹即投入公们为隶,叩首作谢,故识之。余告以投亲遇雪之由,曹曰:“明日天晴,我当顺途相送。”出钱沽酒,备极款洽。二十日晓钟初动,即闻江口唤渡声,余惊起,呼曹同济。曹曰:“勿急,宜饱食登舟。”乃代偿房饭钱,拉余出沽。余以连日逗留,急欲赶渡,食不下咽,强啖麻饼两枚。及登舟,江风如箭,四肢发战。曹曰:“闻江阴有人缢于靖,其妻雇是舟而往,必俟雇者来始渡耳。”枵腹忍寒,午始解缆。至靖,暮烟四合矣。曹曰:“靖有公堂两处,所访者城内耶?城外耶?”余踉跄随其后,且行且对曰:“实不知其内外也。”曹曰:“然则且止宿,明日往访耳。”进旅店,鞋袜已为泥淤湿透,索火烘之,草草饮食,疲极酣睡。晨起,袜烧其半,曹又代偿房饭钱。访至城中,惠来尚未起,闻余至,披衣出,见余状惊曰:“舅何狼狈至此?”余曰:“姑勿问,有银乞借二金,先遣送我者。”惠来以香饼二圆授余,即以赠曹。曹力却,受一圆而去。余乃历述所遭,并言来意。惠来曰:“郎舅至戚,即无宿逋,亦应竭尽绵力,无如航海盐船新被盗,正当盘帐之时,不能挪移丰赠,当勉描番银二十圆以偿旧欠,何如?”余本无奢望,遂诺之.
留住两日,天已晴暖,即作归计。二十五日仍回华宅。芸曰:“君遇雪乎?”余告以所苦。因惨然曰:“雪时,妾以君为抵靖,乃尚逗留江口。幸遇曹老,绝处逢生,亦可谓吉人天相矣。”越数日,得青君信,知逢森已为揖山荐引入店,荩臣请命于吾父,择正月二十四日将伊接去。儿女之事粗能了了,但分离至此,令人终觉惨伤耳。
二月初,日暖风和,以靖江之项薄备行装,访故人胡肯堂于邗江盐署,有贡局众司事公延入局,代司笔墨,身心稍定。至明年壬戌八月,接芸书曰:“病体全廖,惟寄食于非亲非友之家,终觉非久长之策了,愿亦来邗,一睹平山之胜。”余乃赁屋于邗江先春门外,临河两椽,自至华氏接芸同行。华夫人赠一小奚奴曰阿双,帮司炊爨,并订他年结邻之约。
时已十月,平山凄冷,期以春游。满望散心调摄,徐图骨肉重圆。不满月,而贡局司事忽裁十有五人,余系友中之友,遂亦散闲。芸始犹百计代余筹画,强颜慰藉,未尝稍涉怨尤。至癸亥仲春,血疾大发。余欲再至靖江作将伯之呼,芸曰:“求亲不如求友。”余曰:“此言虽是,亲友虽关切,现皆闲处,自顾不遑。”芸曰:“幸天时已暖,前途可无阻雪之虑,愿君速去速回,勿以病人为念。君或体有不安,妾罪更重矣。”时已薪水不继,余佯为雇骡以安其心,实则囊饼徒步,且食且行。向东南,两渡叉河,约八九十里,四望无村落。至更许,但见黄沙漠漠,明星闪闪,得一土地祠,高约五尺许,环以短墙,植以双柏,因向神叩首,祝曰:“苏州沈某投亲失路至此,欲假神祠一宿,幸神怜佑。”于是移小石香炉于旁,以身探之,仅容半体。以风帽反戴掩面,坐半身于中,出膝于外,闭目静听,微风萧萧而已。足疲神倦,昏然睡去。及醒,东方已白,短墙外忽有步语声,急出探视,盖土人赶集经此也。问以途,曰;“南行十里即泰兴县城,穿城向东南十里一土墩,过八墩即靖江,皆康庄也。”余乃反身,移炉于原位,叩首作谢而行。过泰兴,即有小车可附。申刻抵靖。投刺焉。良久,司阍者曰:“范爷因公往常州去矣。”察其辞色,似有推托,余诘之曰:“何日可归?”曰:“不知也。”余曰:“虽一年亦将待之。”阍者会余意,私问曰:“公与范爷嫡郎舅耶?”余曰:“苟非嫡者,不待其归矣。”阍者曰:“公姑待之。”越三日,乃以回靖告,共挪二十五金。
雇骡急返,芸正形容惨变,咻咻涕泣。见余归,卒然曰:“君知昨午阿双卷逃乎?倩人大索,今犹不得。失物小事,人系伊母临行再三交托,今若逃归,中有大江之阻,已觉堪虞,倘其父母匿子图诈,将奈之何?且有何颜见我盟姊?”余曰:“请勿急,卿虑过深矣。匿子图诈,诈其富有也,我夫妇两肩担一口耳,况携来半载,授衣分食,从未稍加扑责,邻里咸知。此实小奴丧良,乘危窃逃。华家盟姊赠以匪人,彼无颜见卿,卿何反谓无颜见彼耶?今当一面呈县立案,以杜后患可也。”芸闻余言,意似稍释。然自此梦中呓语,时呼“阿双逃矣”,或呼“憨何负我”,病势日以增矣。
余欲延医诊治,芸阻曰;“妾病始因弟亡母丧,悲痛过甚,继为情感,后由忿激,而平素又多过虑,满望努力做一好媳妇,而不能得,以至头眩、怔忡诸症毕备,所谓病人膏盲,良医束手,请勿为无益之费。忆妾唱随二十三中,蒙君错爱,百凡体恤,不以顽劣见弃,知己如君,得婿如此,妾已此生无憾!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神仙几世才能修到,我辈何人,敢望神仙耶?强而求之,致干造物之忌,即有情魔之扰。总因君太多情,妾生薄命耳!”因又呜咽而言曰:“人生百年,终归一死。今中道相离,忽焉长别,不能终奉箕帚、目睹逢森娶妇,此心实觉耿耿。”言已,泪落如豆。余勉强慰之曰:“卿病八年,恹恹欲绝者屡矣,今何忽作断肠语耶?”芸曰:“连日梦我父母放舟来接,闭目即飘然上下,如行云雾中,殆魂离而躯壳存乎?”余曰:“此神不收舍,服以补剂,静心调养,自能安痊。”芸又唏嘘曰:“妾若稍有生机—线,断不敢惊君听闻。今冥路已近,苟再不言,言无日矣.君之不得亲心,流离颠沛,皆由妾故,妾死则亲心自可挽回,君亦可免牵挂。堂上春秋高矣,妾死,君宜早归。如无力携妾骸骨归,不妨暂居于此,待君将来可耳。愿君另续德容兼备者,以奉双亲,抚我遗子,妾亦瞑目矣。”言至此,痛肠欲裂,不觉惨然大恸。余曰:“卿果中道相舍,断无再续之理,况‘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耳。”芸乃执余手而更欲有言,仅断续叠言“来世”二宇,忽发喘口噤,两目瞪视,千呼万唤已不能言。痛泪两行,涔涔流溢.既而喘沥微,泪渐干,一灵缥缈,竟尔长逝!时嘉庆癸亥三月三十日也。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
承吾友胡省堂以十金为助,余尽室中所有,变卖一空,亲为成殓。呜呼!芸一女流,具男子之襟怀才识。归吾门后,余日奔走衣食,中馈缺乏,芸能纤悉不介意。及余家居,惟以文字相辩析而已。卒之疾病颠连,赍恨以没,谁致之耶?余有负闺中良友,又何可胜道哉?!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话云“恩爱夫妻不到头”,如余者,可作前车之鉴也。
回煞之期,俗传是日魂必随煞而归,故居中铺设一如生前,且须铺生前旧衣于床上,置旧鞋于床下,以待魂归瞻顾,吴下相传谓之“收眼光”。延羽士作法,先召于床而后遣之,谓之“接眚”。邗江俗例,设酒肴于死者之室。一家尽出,调之“避眚”。以故有因避被窃者。芸娘眚期,房东因同居而出避,邻家嘱余亦设肴远避。众冀魄归一见,姑漫应之。同乡张禹门谏余曰:“因邪入邪,宜信其有,勿尝试也。”余曰:“所以不避而待之者,正信其有也。”张曰:“回煞犯煞不利生人,夫人即或魂归,业已阴阳有间,窃恐欲见者无形可接,应避者反犯其锋耳。”时余痴心不昧,强对曰:“死生有命。君果关切,伴我何如?”张口:“我当于门外守之,君有异见,一呼即入可也。”余乃张灯入室,见铺设宛然而音容已杳,不禁心伤泪涌。又恐泪眼模糊失所欲见,忍泪睁目,坐床而待。抚其所遗旧服,香泽犹存,不觉柔肠寸断,冥然昏去。转念待魂而来,何去遽睡耶?开目四现,见席上双烛青焰荧荧,缩光如豆,毛骨悚然,通体寒栗。因摩两手擦额,细瞩之,双焰渐起,高至尺许,纸裱顶格几被所焚。余正得借光四顾间,光忽又缩如前。此时心舂股栗,欲呼守者进观,而转念柔魂弱魄,恐为盛阳所逼,悄呼芸名而祝之,满室寂然,一无所见,既而烛焰复明,不复腾起矣。出告禹门,服余胆壮,不知余实一时情痴耳。
芸没后,忆和靖“妻梅子鹤”语,自号梅逸。权葬芸于扬州西门外之金桂山,俗呼郝家宝塔。买一棺之地,从遗言寄于此。携木主还乡,吾母亦为悲悼,青君、逢森归来,痛哭成服。启堂进言曰:“严君怒犹未息,兄宜仍往扬州,俟严君归里,婉言劝解,再当专札相招。”余遂拜母别子女,痛哭一场,复至扬州,卖画度日。因得常哭于芸娘之墓,影单形只,备极凄凉,且偶经故居,伤心惨目。重阳日,邻冢皆黄,芸墓独青,守坟者曰:“此好穴场,故地气旺也。”余暗祝曰:“秋风已紧,身尚衣单,卿若有灵,佑我图得一馆,度此残年,以持家乡信息。”未几,江都幕客章驭庵先生欲回浙江葬亲,倩余代庖三月,得备御寒之具。封篆出署,张禹门招寓其家。张亦失馆,度岁艰难,商于余,即以余资二十金倾囊借之,且告曰:“此本留为亡荆扶柩之费,一俟得有乡音,偿我可也。”是年即寓张度岁,晨占夕卜,乡音殊杳。
至甲子三月,接青君信,知吾父有病。即欲归苏,又恐触旧忿。正趑趄观望间,复接青君信,始痛悉吾父业已辞世。刺骨痛心,呼天莫及。无暇他计,即星夜驰归,触首灵前,哀号流血。呜呼!吾父一生辛苦,奔走于外。生余不肖,既少承欢膝下,又未侍药床前,不孝之罪何可逭哉!吾母见余哭,曰:“汝何此日始归耶?”余曰:“儿之归,幸得青君孙女信也。”吾母目余弟妇,遂默然。余入幕守灵至七,终无一人以家事告,以丧事商者。余自问人子之道已缺,故亦无颜询问。
一日,忽有向余索逋者登门饶舌,余出应曰,“欠债不还,固应催索,然吾父骨肉未寒,乘凶追呼,未免太甚。”中有一人私谓余曰:“我等皆有人招之使来,公且避出,当向招我者索偿也。”余曰:“我欠我偿,公等速退!”皆唯唯而去。余因呼启堂谕之曰:“兄虽不肖,并未作恶不端,若言出嗣降服,从未得过纤毫嗣产,此次奔丧归来,本人子之道,岂为产争故耶?大丈夫贵乎自立,我既一身归,仍以一身去耳!”言已,返身入幕,不觉大恸。叩辞吾母,走告青君,行将出走深山,求赤松子于世外矣。
青君正劝阻间,友人夏南熏字淡安、夏逢泰字揖山两昆季寻踪而至,抗声谏余曰:“家庭若此,固堪动忿,但足下父死而母尚存,妻丧而子未立,乃竟飘然出世,于心安乎。”余曰:“然则如之何?”淡安曰:“奉屈暂居寒舍,闻石琢堂殿撰有告假回籍之信,盍俟其归而往谒之?其必有以位置君也。”余曰:“凶丧未满百日,兄等有老亲在堂,恐多未便。”揖山曰:“愚兄弟之相邀,亦家君意也。足下如执以为不便,四邻有禅寺,方丈僧与余交最善,足下设榻于寺中,何如?”余诺之。青君曰:“祖父所遗房产,不下三四千金,既已分毫不取。岂自己行囊亦舍去耶?我往取之,径送禅寺父亲处可也。”因是于行囊之外,转得吾父所遗图书、砚台、笔筒数件。
寺僧安置予于大悲阁。阁南向,向东设神像,隔西首一间,设月窗,紧对佛龛,中为作佛事者斋食之地。余即设榻其中,临门有关圣提刀立像,极威武。院中有银杏一株,大三抱,荫覆满阁,夜静风声如吼。揖山常携酒果来对酌,曰:“足下一人独处,夜深不寐,得无畏怖耶?”余口:“仆一生坦直,胸无秽念,何怖之有?”居未几,大雨倾盆,连宵达旦三十条天,时虑银杏折枝,压梁倾屋。赖神默佑,竟得无恙。而外之墙坍屋倒者不可胜计,近处田禾俱被漂没。余则日与僧人作画,不见不闻。七月初,天始霁,揖山尊人号几莼芗有交易赴崇明,偕余往,代笔书券得二十金。归,值吾父将安葬,启堂命逢森向余曰:“叔因葬事乏用,欲助一二十金。”余拟倾囊与之,揖山不允,分帮其半。余即携青君先至墓所,葬既毕,仍返大悲阁。九月杪,揖山有田在东海永寨沙,又偕余往收其息。盘桓两月,归已残冬,移寓其家雪鸿草堂度岁。真异姓骨肉也。
乙丑七月,琢堂始自都门回籍。琢堂名韫玉,字执如,琢堂其号也,与余为总角交。乾隆庚戌殿元,出为四川重庆守。白莲教之乱,三年戎马,极著劳绩。及归,相见甚欢,旋于重九日挈眷重赴四川重庆之任,邀余同往。余即四别吾母于九妹倩陆尚吾家,盖先君故居已属他人矣。吾母嘱曰“汝弟不足恃,汝行须努力。重振家声,全望汝也!”逢森送余至半途,忽泪落不已,因嘱勿送而返。舟出京口,琢堂有旧交王惕夫孝廉在淮扬盐署,绕道往晤,余与偕往,又得一顾芸娘之墓。返舟由长江溯流而上,一路游览名胜。至湖北之荆州,得升潼关观察之信,遂留余雨其嗣君敦夫眷属等,暂寓荆州,琢堂轻骑减从至重庆度岁,遂由成都历栈道之任。丙寅二月,川眷始由水路往,至樊城登陆。途长费短,车重人多,毙马折轮,备尝辛苦。抵潼关甫三月,琢堂又升山左廉访,清风两袖。眷属不能偕行,暂借潼川书院作寓。十月杪,始支山左廉俸,专人接眷。附有青君之书,骇悉逢森于四月间夭亡。始忆前之送余堕泪者,盖父子永诀也。呜呼!芸仅一子,不得延其嗣续耶!琢堂闻之,亦为之浩叹,赠余一妾,重入春梦。从此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

长相思

作者:顾若璞

梅子青,豆子青,飞絮飘飘长短亭。风吹罗袖轻。
恨零星,语零星,正是春归不忍听。流莺啼数声。

梅花落四首

作者:杨慎

梅落复梅开,流光似流水。
君心在梅花,妾意怜梅子。

点绛唇

作者:刘秉忠

寂寂珠帘,凤楼人去箫声住。断肠诗句。彩笔无题处。
花褪残红,绿满西城树。蘅皋暮。客愁何许。梅子黄时雨。

美人画眉歌

作者:瞿佑

妆阁晓寒愁独倚,蔷薇露滴胭脂水。
粉绵磨镜不闻声,彩鸾影落瑶台里。
镂金小合贮灯花,轻扫双蛾映脸霞。
螺黛凝香传内院,猩毫染色妒东家。
眼波流断横云偃,月样弯弯山样远。
郎君走马游章台,惆怅无人问深浅。
含情敛恨久徘徊,一脉闲愁未放开。
侍女不知心内事,手搓梅子入帘来。

五月

作者:文徵明

五月雨晴梅子肥,杏花吹尽燕飞飞。
时光已到青团扇,士女新裁白苎衣。
黄鸟故能供寂寞,绿阴何必减芳菲。
子云自得幽居乐,不恨门前辙迹稀。

赠南台察院椽修敬宗管叔坚还台

作者:李士瞻

东风吹雨春冥冥,荔子花残梅子青。
游丝千尺遍江浒,愁挂离人留不住。
三山中有神仙宅,玉树亭亭照颜色。
去年相逢眼未知,今日相看重离别。
脩郎修郎多汝贤,曾陪骢马骖后先。
气岸巉巉隔秋水,皎如宝镜悬青天。
穾窍洞射幽隐辟,毫末悉露生光妍。
骏如天马行长空,夭矫弗与凡骨同。
快如俊鹘下旷野,搏击狡兔追莽风。
近时上书于主将,意气横出冲晴虹。
黄金台前马价高,旧时属椽俱英豪。
如公脱落定应少,我有真眼过方皋。
邂逅天涯即倾倒,北方之人信然好。
红颜绿发当妙年,颀而长兮富文藻。
明月之扇子所遗,上有名字谁其题。
似欲南薰送北客,赠之寄尔长相思。
故人新峨獬豸冠,神完气固方大观。
神仙中人托为侣,彩鹢西去何翩翩。
我今赠子青云裾,旋当与子催荐书。
中台选曹定虚左,不负堂堂八尺躯。

赠道林训上人

作者:惟则

角鹰一侧目,所视无穹苍,臂鞲索饱非所长。良马一振鬣,所向无穷荒,内闲待秣安可常。
丈夫心胆塞天地,身与世道为低昂。况从世外发高趣,蓬蒿岂足誇翱翔。
我怜古道满荆棘,岁晚狐兔争跳梁。今年识君谷水傍,爱君骏气如鹰扬。
愿君莫如我,学步成踉跄。愿君莫如我,用拙甘六藏。
茅舍深居,已无马师问梅子,木叶蔽膝,尚有懒瓒知南阳。
九峰之外天茫茫,寒梅欲花春在霜。兴来拂袖谢丘壑,阔视四海皆吾乡。
我有解缆歌一章,如击瓦缶无宫商。吴松江上为君歌,一发怒潮卷雪天风狂。

分类
唐诗三百首
给孩子的诗
诗经全集
古诗十九首
乐府诗集
楚辞全集
金刚经
道德经
周易
古文观止
千家诗
白香词谱
元曲三百首
三十六计
四十二章经
声律启蒙
人间词话
幼学琼林
圆觉经
山海经
鬼谷子
孙子兵法
茶经
六祖坛经
小窗幽记
地藏经
笠翁对韵
庄子
史记
四时幽赏录
文心雕龙
妙法莲华经
维摩诘经
红楼梦
世说新语
西游记
三国演义
水浒传
传习录
论语
随园食单
三国志
中庸
西湖梦寻
晏子春秋
尹文子
悼亡
思乡
战争
离别
怀古
孤独
壮志
田园
边塞
羁旅
友情
哲理
黄河
长江
母亲
春节
寒食
元宵
清明
七夕
中秋
重阳
端午
雨水
立春
春分
惊蛰
清明
谷雨
立夏
芒种
小满
大暑
夏至
小暑
处暑
秋分
立秋
白露
霜降
立冬
寒露
大雪
冬至
小雪
大寒
小寒
小学诗词
小学古文
初中诗词
初中古文
高中诗词
高中古文
小学一册
小学二册
小学三册
小学四册
小学五册
小学六册
小学七册
小学八册
小学九册
小学十册
小学十一册
小学十二册
初一上册
初一下册
初二上册
初二下册
千字文
初三上册
初三下册
高一上册
高一下册
高二上册
高二下册
高三上册
高三下册
三字经
千家诗
弟子规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定风波
洞仙歌
如梦令
醉花阴
虞美人
雨霖铃
六州歌头
长相思
念奴娇
忆江南
鹤冲天
临江仙
浣溪沙
水调歌头
菩萨蛮
鹧鸪天
满江红
蝶恋花
西江月
减字木兰花
沁园春
点绛唇
贺新郎
清平乐
满庭芳
水龙吟
好事近
木兰花
渔家傲
朝中措
卜算子
谒金门
南乡子
玉楼春
浪淘沙
踏莎行
南歌子
生查子
柳梢青
苏幕遮
望江南
鹊桥仙
蓦山溪
诉衷情
木兰花慢
阮郎归
九日
江城子
青玉案
醉落魄
摸鱼儿
渔父
瑞鹤仙
小重山
八声甘州
喜迁莺
感皇恩
采桑子
醉蓬莱
忆秦娥
齐天乐
霜天晓
少年游
眼儿媚
丑奴儿
霜天晓角
祝英台
永遇乐
千秋岁
风入松
汉宫春
江神子
更漏子
乌夜啼
祝英台近
声声慢
行香子
雨中花
瑞鹧鸪
南柯子
风流子
武陵春
烛影摇红
桃源忆故人
昭君怨
酒泉子
夜行船
杏花天
一落索
应天长
画堂春
金缕曲
最高楼
醉桃源
调笑
一翦梅
杨柳枝
花心动
思佳客
天仙子
兰陵王
忆王孙
行路难
春游
子夜
桂枝香
探春
一剪梅
望海潮
高阳台
折杨柳
出塞
忆旧游
品令
贺新凉
相见欢
惜分飞
河传
玉蝴蝶
解连环
燕归梁
夜游宫
御街行
大酺
木兰花令
女冠子
壶中天
西河
疏影
玉漏迟
扫花游
宴清都
步蟾宫
宴桃源
唐多令
婆罗门
一丛花
天香
秋霁
太常引
摊破浣溪沙
婆罗门引
人月圆
减兰
台城路
渔歌子
渡江云
真珠帘
贺圣朝
秋蕊香
宝鼎现
春光好
破阵子
绛都春
哨遍
倾杯
二郎神
一萼红
南浦
多丽
六么令
凤凰台上忆吹箫
满路花
雨中花令
开元乐
芳草
调笑令
绮罗香
南楼令
忆仙姿
百字令
塞翁吟
玲珑四犯
减字浣溪沙
巫山一段云
鹊踏枝
潇湘神
庆清朝
归朝欢
竹枝
琴调
暗香
卖花声
河满子
菊花新
琐窗寒
倦寻芳
樱桃
荔枝
杨梅
梅子
茄子
柿子
枇杷
葡萄
菱角
竹笋
红豆
西瓜
桃子
橙子
桂圆
敬民篇
治理篇
修身篇
笃行篇
劝学篇
天下篇
廉政篇
法治篇
辩证篇
历史篇
文学篇
立德篇
任贤篇
信念篇
创新篇
为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