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词 · 拟古决绝词柬友

[清]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倖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此词描写了一个为情所伤的女子和伤害她的男子坚决分手的情景,借用班婕妤被弃以及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的典故,通过「秋扇」「骊山语」「雨霖铃」「比翼连枝」这些意象,营造了一种幽怨、凄楚、悲凉的意境,抒写了女子被男子抛弃的幽怨之情。

木兰词:词牌名。

柬:给……信札。

「何事秋风悲画扇」句:用汉朝班婕妤被弃的典故。班婕妤为汉成帝妃,被赵飞燕谗害,退居冷宫,后有诗《怨歌行》,以秋扇闲置为喻抒发被弃之怨情。南朝梁·刘孝绰《班婕妤怨》诗又点明「妾身似秋扇」,后遂以秋扇见捐喻女子被弃。这里是说本应当相亲相爱,但却成了相离相弃。唐代诗人王昌龄做《长信秋词五首》来怜惜她。

故人:指情人。

却道故人心易变:出自娱园本,一作「却道故心人易变」。看似白话,其为用典,出处就在南朝齐国山水诗人谢朓的《同王主簿怨情》后两句「故人心尚永,故心人不见」。汪元治本《纳兰词》误刻后句「故心人」为「故人心」,这一错误常被现代选本沿袭。

「骊(lí)山语罢清宵半」二句:用唐明皇与杨玉环的爱情典故。《太真外传》载,唐明皇与杨玉环曾于七月七日夜,在骊山华清宫长生殿里盟誓,愿世世为夫妻。白居易《长恨歌》:「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对此作了生动的描写。后安史乱起,明皇入蜀,于马嵬坡赐死杨玉环。杨死前云:「妾诚负国恩,死无恨矣!」又,明皇此后于途中闻雨声、铃声而悲伤,遂作《雨霖铃》曲以寄哀思。

薄倖:薄情。

锦衣郎:指唐明皇。

「何如薄倖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句:化用唐李商隐《马嵬》诗中「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之句意。

与意中人相处应当总像刚刚相识的时候,是那样地甜蜜,那样地温馨,那样地深情和快乐。但你我本应当相亲相爱,却为何成了今日的相离相弃?如今轻易地变了心,你却反而说情人间就是容易变心的。

我与你就像唐明皇与杨玉环那样,在长生殿起过生死不相离的誓言,却又最终作决绝之别,即使如此,也不生怨。但你又怎比得上当年的唐明皇呢,他总还是与杨玉环有过比翼鸟、连理枝的誓愿。

词题说这是一首拟古之作,其所拟之《决绝词》本是古诗中的一种,是以女子的口吻控诉男子的薄情,从而表态与之决绝。如古辞《白头吟》、唐元稹《古决绝词三首》等。纳兰性德的这首拟作是借用汉唐典故而抒发「闺怨」之情。

用「决绝」这个标题,很可能就是写与初恋情人的绝交这样一个场景的。这首词确实也是模拟被抛弃的女性的口吻来写的。第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是整首词里最平淡又是感情最强烈的一句,一段感情,如果在人的心里分量足够重的话,那么无论他以后经历了哪些变故,初见的一刹那,永远是清晰难以忘怀的。而这个初见,词情一下子就拽回到初恋的美好记忆中去了。

「何事秋风悲画扇」一句用汉朝班婕妤被弃的典故。扇子是夏天用来趋走炎热,到了秋天就没人理睬了,古典诗词多用扇子的来比喻被冷落的女性。这里是说本应当相亲相爱,但却成了相离相弃。又将词情从美好的回忆一下子拽到了残酷的现实当中。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二句:因为此词是模拟女性的口吻写的,所以从这两句写出了主人公深深地自责与悔恨。纳兰不是一个负心汉,只是当时十多岁的少年还没主宰自己的命运。其实像李隆基这样的大唐皇帝都保不住心爱的恋人,更何况是纳兰。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二句用唐明皇与杨玉环的爱情典故。七夕的时候,唐杨二人在华清宫里山盟海誓。山盟海誓言犹在,马嵬坡事变一爆发,杨贵妃就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据说后来唐明皇从四川回长安的路上,在栈道上听到雨中的铃声,又勾起了他对杨贵妃的思恋,就写了著名的曲子《雨霖铃》。这里借用此典说即使是最后作决绝之别,也不生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二句化用唐李商隐《马嵬》诗句,承接前二句句意,从另一面说明主人公情感之坚贞。

全词以一个女子的口吻,抒写了被丈夫抛弃的幽怨之情。词情哀怨凄婉,屈曲缠绵。「秋风悲画扇」即是悲叹自己遭弃的命运,「骊山」之语暗指原来浓情蜜意的时刻,「夜雨霖铃」写像唐玄宗和杨贵妃那样的亲密爱人也最终肠断马嵬坡,「比翼连枝」出自《长恨歌》诗句,写曾经的爱情誓言已成为遥远的过去。而这「闺怨」的背后,似乎更有着深层的痛楚,「闺怨」只是一种假托。故有人认为此篇别有隐情,词人是用男女间的爱情为喻,说明与朋友也应该始终如一,生死不渝。

木兰词 · 拟古决绝词柬友原文、评析、注释、译文、及赏析-酷诗文